蕴含哲理的咏物诗

2024年01月17日 08:39  来源:   记者:

徐龙年

  咏物诗是诗体的一种,它通过对某种客观外物的贬褒,来表达作者特定的思想感情。这种诗体要兼顾形似和神似两个方面,形似即写物,神似则写人。咏物诗的常用手法有比喻、象征和拟人等。

  贺知章的《咏柳》: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”柳树一身嫩绿,就像一位经过梳妆打扮的亭亭玉立的美人,充满着青春的活力。诗的前两句连用“碧玉”和“绿丝绦”两个新美的喻象,描绘出春柳的勃勃生气,葱翠袅娜;后两句则别出心裁地把春风比喻为“剪刀”,将视之无形、不可捉摸的“春风”形象地表现出来,立意新奇,韵味深远。

  罗隐的《蜂》:“不论平地与山尖,无限风光尽被占。采得百花成蜜后,为谁辛苦为谁甜?”此诗紧紧抓住蜜蜂的特点,采用夹叙夹议的手法,不做作,不雕绘,不尚词藻,文字平浅而有深意,使读者能从中有所感悟。蜜蜂一生经营,除“辛苦”而外并无所有。作者借蜜蜂来歌颂辛勤的劳动者,对不劳而获的剥削者进行了无情的讽刺。

  陆游的《卜算子·咏梅》:“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驿站之外的断桥边,梅花孤单寂寞地绽开了花,无人过问。暮色降临,梅花无依无靠,已经够愁苦了,却又遭到了风雨的摧残。梅花并不想费尽心思去争奇斗艳,对百花的妒忌与排斥也毫不在乎。即使凋零后被碾作泥土,化作纤尘了,梅花依然和往常一样散发出缕缕清香。通篇用的都是拟人手法,我们联系陆游坎坷的人生,可以看出这首词是作者身世的缩影;词中的梅花,正是他不与世俗同流的高洁品格的化身。

  王冕的《墨梅》:“我家洗砚池边树,朵朵花开淡墨痕。不要人夸颜色好,只留清气满乾坤。”这是作者题咏自己所画梅花的诗作,赞美墨梅不求人夸,只愿给人间留下清香的美德。作者借梅自喻,表达自己的人生态度,以及不趋炎、不献媚的独立情操。

  于谦的《石灰吟》:“千锤万凿出深山,烈火焚烧若等闲。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。”于谦从小学习刻苦,志向远大。相传在12岁那年的一天,他信步走到一座石灰窑前,观看师傅们煅烧石灰。只见一堆堆青黑色的山石,经过熊熊的烈火焚烧之后,都变成了白色的石灰。他深有感触,略加思索之后,便吟出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诗篇。少年于谦以石灰作喻,坦露自己长大后要为国尽忠,不怕牺牲的追求和坚守高洁情操的决心。

  郑板桥的《题竹石》: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”作者形写竹子,赞颂的却是人。说竹子“咬定青山”,“千磨万击”,“坚劲”等,正是对历经风吹雨打的竹子,以及竹子所象征的人的真实写照。这首诗通过歌咏竹石,塑造了一个百折不挠,顶天立地的强者的光辉形象。全诗清新流畅,感情真挚,语言通俗而意义深刻,意味深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