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故纸上的人“活”过来

——《城乡事——教育·司法档案寻访记》出版发行
2024年01月17日 08:40  来源:   记者:

  

  从浙北到浙南,从城市到乡村,找寻陈年档案背后的记忆故事与生命活力,让故纸上的人“活”过来,日前,新书《城乡事——教育·司法档案寻访记》由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。

  历史上,龙泉、庆元曾同为龙泉县。《城乡事——教育·司法档案寻访记》分为:民国庆元郑琪教育档案寻访记和晚清民国龙泉“沈妹儿”司法档案寻访记上下两大部分,讲述了作者深入城乡,找寻两份陈年档案的记忆与故事。这两份档案,一份是庆元郑琪先生的教育兴学和家族档案史,一份是龙泉普通乡村百姓沈妹儿的手抄司法档案。全书约23万字,配有大量珍贵老照片。

  龙泉司法档案现存17000余卷,88万余页,自清咸丰元年(1851)至1949年,横跨百年历史,是目前所知保存最完整、数量最大的民国时期地方司法档案,全面客观展现了基层司法制度和司法实践从传统到近代的转型变迁,是珍贵的档案文献遗产,也是研究这一时期龙泉人文历史的“富矿”。2015年4月,龙泉晚清民国司法档案入选第四批《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》。

  《城乡事——教育·司法档案寻访记》作者周大彬,庆元县人,省政协《联谊报》记者,编著有《龙泉师范——金沙路21号》等书籍。作者通过持续三四年寻访,生动地还原了百年来城乡的变化和一个历史时期的地方社会状况。《城乡事——教育·司法档案寻访记》被列入2023年度丽水市文艺精品创作扶持项目。

  记者 吴向东

前 言

    

  有幸,生活在一个清明的和平时代。

  可以肯定,我是个有福之人,因为我常会与美好的人和事相遇,一次又一次。

  这里的两次“相遇”,两次寻访,有着近乎神遇般的奇巧玄妙,非常有趣,令人兴奋与好奇。如此美好,值得结集,值得分享。

  第一次是2019年3月,我在龙泉市区的地摊上与晚清民国时期龙泉地区的“沈妹儿”的司法档案“相遇”。准确地说,它是民间自家留存的档案。我买下来捐给了龙泉市档案馆,那是与陌生人的“相遇”。

  第二次是2022年8月,我与收藏在庆元县档案馆里的民国郑琪教育档案“相遇”。郑琪先生是我的爷爷,那是与熟人的“相遇”。

  人生短暂,一旦与美好相遇,就不能错过。遇见故纸上的人与事,一定要去努力寻访,这是学习,是成长,更是告慰——一种自我与先人并存交替的复杂告慰,告慰一群世世代代都生活在浙南大山深处、无名却充满活力的地方小人物。

  两次莫名的“相遇”,都令我无比兴奋,无比好奇,不能自己地寻访着,记录着,就连我自己说不清楚这是为了什么,又有何用。总之就是有趣,有必要,有意义。

  如今,竟又有如神助一般地,将这两次完全不同的寻访汇集成册,虽有“拉郎配”之嫌,却有如天成。

  第一次遇见的“沈妹儿”,是晚清民国时期今龙泉市安仁镇沈庄村的普通农户家庭,他平凡地活着,打过一场在乡间里极为常见的民事纠纷官司。

  第二次遇见的“郑琪”,是民国时期生活在庆元县黄田镇双沈村的普通读书人,曾任庆元、平湖、嘉善三地的政府工作人员,最终回归乡里,成为浙南乡村一名建造木屋的普通木匠。

  真是无巧不成书。这两者之间,竟然还存在姻亲关系,郑琪的长女郑少华嫁给了“沈妹儿”的后人沈正平。

  一纸档案,一世情缘。

  那故纸,那旧文,那先人,都是早已逝去的,是躺着的,成了灰,成了土,渐渐淡出记忆。能不能让他们“活”过来,“站”起来,有说有笑的,如同电影画面一般?我想来努力试一试,也必须试一试。

  于是,我就在纸上、在字里、在城乡追寻他们的足迹,和他们走到了一起:从浙南到浙北,又从浙北到浙南,从当代到民国,又从民国到当今,从城市到乡村,又从乡村到城市。来来回回,反反复复,活着的,逝去的,混混沌沌,都似融为一体,难分古今,难分你我,唯有活着的美好与力量。

  慢慢地,故纸上的人“活”过来、“站”起来了,与我们同在。

  “沈妹儿”,一个奇特的名字,不太好懂,似女实男,这是浙南大山里独有的,普通又常见,又分量十足,有着群山般厚沉的无言之美,需要智慧和阅历才能读懂。换句话说,唯有读懂“沈妹儿”“沈六妹”这样奇特的名字,才算是真正读懂了浙南浙北,读懂了乡村,读懂了中国。至于我的爷爷“郑琪”,那就更普通了,他只是千百年来中国传统读书人中的普通一员,于淡然中见风骨。

  如今,我有幸让他们在一起“活”着,一起“活”在我们熟悉的祖国大地上,一起“活”在浙南深山从过去吹来的风中,让他们的形象慢慢地丰满起来。

  我是个普通人,未学过档案学、历史学,更未学过专业的写作,唯有凭着真诚与敬畏,边读边访,边思边记,以“我”之视角,试图努力在浙南浙北的土地上描写民国时期的普通乡小人物的群像,展示他们的活力与美好,这与熟悉和陌生并无多大关系。他们离得那么近,又那么远,看似是一个个个体,实则是一个社会、一个时代。

  换句话来说,“沈妹儿”“郑琪”就是你我,就是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在特定历史时期的真实写照。为此,小人物也是高大的、向上的、动人的。

  一路寻访,一路记录,我常常被感动,但愿也能感动到你。

  寻访的文字定格后,我就不再改动了,没必要再改了,没必要再去动毁那些曾经固定住的美好的字词瞬间。特别感激这个好时代,能如愿让故纸上的人“活”过来、站起来、动起来。

  致敬文字,致敬档案。

  我是个急性之人,又是个粗糙之人。作为浙南大山里出来的普通读书人,唯有尽己所能,为地方文化建设尽绵薄之力。

  周大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