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访瓯江源

2024年03月13日 08:32  来源:   记者:

王远长

  瓯江,浙江省第二大江,干流全长388公里,发源于龙泉、庆元两县交界的百山祖西北麓锅帽尖,流经龙泉、云和、丽水、青田、永嘉等县市,于温州市出温州湾入东海。瓯江干流主要分为三段,分别称为瓯江、大溪和龙泉溪。龙泉溪为瓯江上游,流经小梅镇那一段又称梅溪。梅溪在龙泉、庆元两县间穿行,既为瓯江源头又是一条小小的界河,溪面狭窄,水流湍急。而源头之源有一个典籍中查不到的乳名,当地人称之为南溪。小涧称南溪,沿溪还有两座村庄以溪命名,下方那座叫南溪口,上方那座叫南溪。南溪口以口冠名,我想应该是因为村前又汇入一条不知名的小溪。

  因了现代交通的便利,我探访瓯江源,无须像古人一样从梅溪开始徒步,可从南溪口介入,甚至再靠前从南溪村开始,南溪口到南溪也通了公路。

  说来惭愧,身为土生土长的龙泉人,我在瓯江边生活也在龙泉工作,但最初知道瓯江源头的坐落地点是因为十几年前的一个消息:有南溪村民在山中闻到虎啸。一个朋友被有关部门招呼赶赴现场,他说那里是瓯江的起点,源头之处就几个泉眼。泉眼我看过不少,小时候砍柴常在泉水窟喝水,村中水井也是泉眼,大的泉眼还看过趵突泉,所以并不好奇。由于此前已见过百山祖虎踪新闻,这次再度听闻,免不了令人有些欣慰和向往。虽然虎消息后来不了了之,但瓯江源在我心中却烙下神秘又带点恐惧的印象,是不是华南虎对饮用水质的要求很高才在那一带出现?

  一个冬天我来到南溪村,想探访曾出现过华南虎的瓯江源。村庄好小,村前的山溪更小,几乎断流。我把想法告诉一位村民,请他做向导。

  我们沿着干涸河床边的机耕路往山的深处走去。阳光灿烂,我一边用手机拍摄风光,一边保持高度警惕,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脑中若隐若现有老虎影子。我想,万一真有老虎,是不是该先拍张图片再撒腿跑。

  差不多走了两公里,出现一条叉路,向右还是机耕路,往左是一条石块铺就的古道。向导说,那年一个村民就在这一带听到虎叫,大家很长时间都提心吊胆。听老辈人说过去确实有虎伤人,但已几十年没听说了。专家拍了照片取了石膏模,但没说到底有没有。这些年连黑熊也没遇到,黑熊喜欢爬树,喜欢拆断一些粗粗的树枝,老村民看痕迹就知道。向导这么说,没能解开我的疑团,我提议继续前行,看看瓯江源。

  我们拐入古道,石路整齐也平坦,靠山一边用高出半截的小石片贴护着,防止山上冲下的泥水毁坏道路。向导说这就是凤百古道,在凤阳山和百山祖间穿行,连接龙泉庆元两县,走的人不少。古道两边树很密,阴森森的,路上听不到水声,静谧。我说一个人走会胆怯。

  向导说,别说你们生人,小时候我们一个人走也怕。他指了指左侧的山,那边有个洞叫新娘洞,现在树长密了看不到。老人们留下传说,村里有人娶新娘,山洞那边也会娶新娘,闹鬼,运气差的人,花轿都被掳走。我觉得这么神秘的地方肯定有灵气,缺了虎豹熊罴真的可惜。

  边走边聊,不知不觉走出了荫郁的森林,前方明朗起来,路边生长着枯黄的芒草。当一整片枯芒出现,古道边草丛中竖着一块青石碑,上刻“瓯江源头”四个字。石碑的背景是一座圆顶山,向导告诉这就是锅帽尖,海拔1770米,草地这里海拔1280米。草地上我怎么也看不出有水流过的痕迹。向导说草坪那边的柳杉下就是泉眼。我走过去,只看到地上几处乱糟糟的被刨开的黑土穴,土里还杂些冰碴。向导说那是野猪觅食拱开的,要看泉眼冒水,明年初夏来。

  草丛中伏着一块一人多高两人多长的大石头,仿佛一只石虎。草坪边有几棵长刺的植物,枝上结着红红的黄豆般大的小果子。向导说,我们叫它山棠梨,很酸,难入口。我摘了一颗放入嘴中轻轻啃,果子虽然干瘪,却没感到有多酸,反而尝到了微微的甜意。回首再看锅帽尖,圆圆的像一枚向天而裸的饱满巨乳。

  翌年夏天,我选了一个放晴的日子直奔南溪,村前溪水满满,“哗哗”流淌,像一群野兽在石头间凶猛冲撞。一路上不再有冬天那样的宁静,水流噪杂着迎接我这个不速之客,直到草坪处才安静下来。枯黄的芒草已换上绿油油的新装,脚踩地上一股湿漉漉的感觉。我走到柳杉底下,拔开草丛,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,听到了咕嘟咕嘟的冒泡声。几片长长的草叶上还有珠子一般晶莹的泉水往下滴,我找不到泉眼藏在哪里,就用手接住水滴送入口中,呵,比山棠梨甜多了,咕嘟一下滑入喉咙。

  瓯江源的泉眼,不在山湾在山岗,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整片草甸都冒水。我踩倒茂密湿漉的草丛,站在石虎上呼喊,呼喊这不一样的源头。

  石块铺就的古道穿过瓯江源,草丛中的泉眼似乎不那么荒茫。汩汩冒泡的泉眼稀释了南溪的野性,像是锅帽尖淌出的乳汁,哺育着瓯江两岸的儿女,千百年来创造出丰厚的瓯江文化,虎虎生威。瓯江源润出了宝剑之光,又联接海上丝绸之路,将温润的青瓷送往亚欧大陆,还将香菇之味送达天下,她是龙泉庆元两县的自豪,是瓯越人民的骄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