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粿香飘满屋

2024年03月27日 08:37  来源:   记者:

  晚间回家,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青草的芬芳。原来妻子刚刚打开蒸笼,满满一笼的清明粿亮闪闪地透着热气。捧一个在手,轻轻咬上一口,里面的馅儿就露了出来,滑糯微甜的质感,清新自然的香气,一口咬下去,满满都是春天的味道。

  清明粿吃起来简单,做起来却不易。从野外采摘鼠曲草到最后制作成粿蒸熟要经过多道工序,这个过程要有时间的沉淀,更要耗费大量的体力和精力,最终呈现出来的是美味,更是妻子好几天的心血。每年清明节临近,妻子都坚持要自己做清明粿给我们尝尝鲜,而我却每一次都给她泼冷水:“这么麻烦今年就不做了吧。”妻子一脸的惊讶:“那怎么行,只要你们高兴,苦点累点我乐意!”妻子知道我和女儿都喜欢吃,又担心市场上买的不够正宗、卫生,总是乐此不疲地要自家做上几笼。

  上周末,天气出奇得好,一大早,妻子就催促着大家起床,说是踏青去,出门时还带了三个菜篮子。妻子的用意不言而喻,一边踏青,一边采些鼠曲草回来,好做清明粿。三月里的郊外,春回土地,万物复苏,垂柳吐绿,花儿盛开。整个山坡显得空旷而宁静,这里一株,那里一丛,分散着,聚集着,一片片,到处都是开着黄花儿的鼠曲草。鼠曲草,它的学名叫鼠麴草,为菊科植物,一般作为中药材食用的比较多,可以内服外敷,具有化痰止咳、降压解毒之功效,它的叶子很像老鼠耳朵,故名。鼠曲草表面有一层细细的白色绒毛,泛着淡淡的草香味,闻着它的清香,沐浴着温暖的阳光,感受着春天的勃勃生机,整个人精神为之抖擞。不一会儿功夫,我们仨就各自采摘了不少的鼠曲草了。

  鼠曲草采回来后,妻子还要进行细细挑选,将杂草和过老的部分清除出去,再进行多次清洗,确保干净无杂质,经过焯水沥干后待用。隔天将糯米和鼠曲草拿到专门磨粉的作坊去磨碎、磨细。糯米原料也不是全用糯米,糯米和粳米要各占50%,这样才不至于太黏稠。怎么磨,这里头还很有讲究呢,先要把头一天浸泡好的糯米粗磨一次,然后与鼠曲草混合搅拌后粗磨一次,再换一台磨粉机进行细磨一次,磨成可以做清明粿的米糊糊的样子,清明粿的外皮就做好了。接着要制作馅料,甜的有芝麻、桂花糖、豆沙馅;咸的有肉(腌肉)丁、冬笋丁、香菇丁、豆腐丁、腌菜等,看着粗糙,味道却很纯正。我们家喜欢用冬笋和腌菜做成咸的馅料,用豆沙做成甜的馅料。做清明粿的时候,妻子先把米糊糊摊成圆形的饼,放进美味可口的馅料,然后把它包成一个个圆扁形的粿,用一小片箬叶垫着,一一放进蒸笼里,过个二十来分钟,香喷喷的清明粿就蒸熟了。

  清明节做清明粿是一种文化传承,也是一种乡愁记忆。想当年,父母亲健在的时候,离清明节还有半个多月,母亲就开始采摘鼠曲草做清明粿了。那时的清明粿糯米放得不多,馅料也没有现在得好,但吃起来却非常过瘾,那是妈妈的味道啊。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吃不到清明粿了。但凡遇见有卖清明粿的,我都会买上几个尝尝,尽管味道与母亲做的大相径庭,但是吃着清明粿,对已逝亲人的缅怀,特别是对母亲的思念就接上了线,搭上了边,追念慈母的情感就更深了一层。

  清明节做清明粿为亲情增加温暖,也为家庭创造温馨。经常会有亲戚、朋友送一些清明粿来吃,形态各异,味道也不错,但我还是最喜欢妻子做的清明粿。我们自己亲手采摘,亲手做成的东西始终是最符合我们自己口味的。妻子最了解我和女儿的喜好,她做的清明粿甘甜细腻、糯韧绵软、清香爽口,满满都是家的味道,是幸福温馨的味道。

  作者 廖水林